1 条留言
随感

事隔一年多,终于想拿起笔,重新写起这个博客。

一年中,发生了好多事。在利黄瑶璧和阿彬一起无助的哭过,也在小西湾的家中放肆的笑过。找到了人生的第一份工,新媒体编辑,阳光时务。

虽然已经改名叫阳光时务周刊,但我还是喜欢 SUN 时务的名字,总觉得阳光时务周刊过于拗口,还不如直接叫「时务周刊」的好。

4月底实习,6月1号入职,到现在已经4个多月,经历过一次全新刊物的创刊、一次重大的人事震荡,还有就是,看着 Facebook 的 Like 数从 2200 变成了近 12000.

这么久的时间,基本上没有什么私人生活,没读书、没看电影、没出去玩儿,成日在电脑前坐满十多个钟,被各种碎片式的信息轰炸,人也变得特别浮躁,令到自己也愈发觉得自己面目可憎。

继续阅读

脑残思维与国民教育

留言
观点

今天是鲁迅诞辰130周年,我便想起了一些关于鲁迅文章的轶事:在我读中学的时代,鲁迅的文章是语文科目中最为重要的课文,考试必考,金句必背,像《纪念刘和珍君》、《药》、《阿Q正传》、《孔乙己》等等都是烂熟于心的经典名篇。我常常纳闷,为什么语文课本如此青睐他的文章,后来终于在考试中找到了答案:鲁迅对旧社会无情的揭露和批判,会让我们对于新社会的认同感油然而生。搞了半天,原来一切都是为阶级斗争服务。我想鲁迅他老人家活到今天,必然会被这帮混蛋气的七窍生烟:我对官僚主义和反人性的鞭挞批判竟成了你们维护官僚特权践踏基本人权的合理化依据。一个反洗脑的斗士竟成了洗人脑的工具,人世间最悲剧的事也莫过于此吧!

不过前段时间,鲁迅的文章又开始纷纷撤出语文课本,以上提到的经典名篇一概被剔除在外,无一幸免。感叹铁打的课本流水的兵之余,也不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为什么彼时的“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此刻会沦落到这般田地?原来是那帮人发现当下的新中国比之鲁迅所批判的旧社会黑恶程度只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总有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士以拥护鲁迅为名,行煽动颠覆之实,为免瓜田李下,授人以柄,还是统统撤下,免得多事。

继续阅读

邦无道则租

留言
观点

刚才手贱点了一个视频,叫《彪悍女赤裸逼买房》,本以为是个为逼老公买房而脱得赤裸的奇女子,没想到又被标题党骗了,将近6分钟的视频,愣是看不到女主角有半点轻解罗裳的意思,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正常男性,我对此极为失望,要早知道你三点不露打死我都不会点了。但骗都被骗了,不写点东西,觉得对不起自己那全神贯注坐等脱衣的六分钟。虽然那姑娘没有赤裸,可这视频也足以给我道晴天霹雳:像我这样无钱无房无车的三无人士,哪有姑娘愿意嫁?

作为一个一九八八年生人,身边不少人都开始谈婚论嫁,至少也都是为此时刻准备着。嫁娶和房车就像连体婴,无房车则无嫁娶,所以房子车子也成了大家共同关心的话题。家里条件好点的,父母资助买房;经济能力弱点的,自己攒钱买房。总而言之,不买房,没有姑娘会嫁给你;不买车,没有丈母娘愿意收你的聘金。前几天看到一个段子说是我国不是一夫一妻制,而是一房一妻制,无房就无妻,多房就多妻。作为一个基督徒,我真不知道圣保罗活到今天,会不会也把哥林多前书有也写成:如今常存的有房,有车,有姑娘,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房。

前段时间《非常勿扰》里面的一个姑娘的说:”每个中国女孩子结婚都需要有一个房子。“而6分钟视频中的彪悍女也说:“跟你在一起四年多了,在上海拼的累的,我要求高吗?不就是想要套房子吗,连个窝都没有,能不能行啊你?“彷佛没钱买房就没资格谈嫁娶。连房子都买不起,你还是个男人吗?连房子都买不起,你还能让我再没有安全感一点吗?连房子都买不起,你还有什么资格说爱我?

继续阅读

正义实现的可能性

留言
光影

《定罪》电影海报

一部好的电影或小说,从不同的角度看,都能看出门道名堂,例如这部《定罪》,它可以是对程序正义的反讽、也可以成为反对死刑的力证,更可以供刑事诉讼法教学观摩,而对于此刻的我来说,它又是一部绝佳的励志片:一个高中辍学、家庭破碎、下岗待业的单亲妈妈如何在法律零基础的情况下,克服各种困难阻力,最终通过律考成为执业律师并为他哥哥昭雪的故事。

和皆大欢喜的《律政俏佳人》不同,这是另一个版本的美国梦,却又给了将程序正义奉为圭臬的美国司法当头一棒,顺便告诉我们:司法正义是一个普世性问题,刑讯逼供、冤假错案不仅是咱景德镇的专利,在法治标杆美利坚也会发生。而我们和美利坚的差别在于,当我们发现冤假错案时有没有可能去纠正它?贝蒂哥哥肯尼斯的案件似乎是一桩铁案: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有罪,当年办案的警官因此案获表彰升迁,而相依为命的兄妹俩没背景没后台没文化没地位,且距离案发时间过长,许多证据都被销毁。这在所有人看来,绝无一点点翻案之可能,但贝蒂却偏偏“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而最终她居然真的做到了,哥哥肯尼斯在案发十八年之后被宣判无罪,重获自由。

虽然沉重辛酸,可正义最终到来,虽然迟到,却也还是正义。可这样的故事在中国,却和神话传说一样遥远,聂树斌案、佘祥林案、呼格吉勒图案等等,几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冤案,连真凶本人的都力求承担自己的罪责,可我们的司法机关却铁了心要把它做成永不翻案的铁案。我看过凤凰卫视做的一期《社会能见度》,关于呼格吉勒图案,他的父母也和贝蒂一样,相信自己的儿子是完全清白的,虽然儿子在逮捕后不到两个月就被杀,而真凶也出现主动承担罪责,可检察院偏偏选择对真凶供述的与呼格吉勒图相关的罪行选择不起诉,之后他的父母坚持多年上访无果,而直到今日,也仍看不到一丝翻案的可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