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的心

留言
随感

小学的时候,开学之前,总是会发下大批新书,拿到新书的时间我总是很兴奋,从头到尾翻个遍,最喜欢翻的三本书便是《语文》、《社会》和《美术》。喜欢翻《语文》,是因为喜欢里面的故事和插图,从小就喜欢听故事,直到现在也还死性不改,对于叙事的着迷总强过对理论的喜爱,虽然理论的思辨充满魅力,但叙事的诱惑却总让我心里觉得明朗和温暖。喜欢翻《社会》,是因为觉得里面像个大杂烩,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涵盖,而喜欢翻《美术》则是因为我爱画画的天性,看到那么美的画,我便在其中流连忘返。这三门课便也是我最期待的时光,语文是主课,对它的兴趣自然“爱有所值”,无论考试的成绩还是课堂的作文,都大大的满足了我小小的虚荣;社会不用考试,便让课堂的时间轻松非常;而美术,则是我心里的最爱。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六年,小学便也这样过去。

到了初中,社会被砍掉,美术则变成了补习课,而唯一剩下的那门语文,对我来说却是噩梦般的时间,不是因为我不喜欢语文,而是那个恶魔般的老师,她的课便成了发泄她满心愤怒和施展她整人天赋的舞台,对于初中的语文课或是这三年的时光,每每讲起总是不堪回首,我也都尽量让自己遗忘那灰暗压抑的时光。但却也不知为何,自己所学的那么多课文里面,最让自己印象深刻的竟也是初中出现的课文,或许因为它们不是考试重点,没有劳烦那位老师花过多的时间来糟蹋,因此便也给我留下了一些空间,来安心的阅读它们。一篇叫《麦琪的礼物》,还有一篇叫《泪珠与珍珠》。

说来也巧,今天回过头来看,这两篇和基督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麦琪的礼物》从头到尾都是个感人至深的福音故事,而那礼物“爱”便也是整个基督信仰的核心,初中的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基督信仰,而读完这个故事之后我却被深深感动,心里觉得舒服、美好和平安。让我记得《泪珠与珍珠》这文章的,是其中的一句话,“眼因流多泪水而愈益清明,心因饱经忧患而愈益温厚。”,第一次读到这句话,便也再无法忘记,每每想起自己的不顺,甚至怀疑自己所坚持的是否值得的时候,想起这句话就觉得满有力量。直到前两天,当我再在网上搜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才发现这篇文章的结尾是这么写的:“基督徒在虔诚祈祷时,想到耶稣为背负人间罪恶,钉在十字架上滴血而死的情景,信徒们常常感激得涕泪交流。那时,他们满怀感恩的心,是最纯洁真挚的。这也就是奥尔珂德说的因流多泪水而愈益清明的境界吧!”彼时读到此文时完全不知道基督教为何物,而此时自己却也早已皈依基督,想来真也觉得奇妙。

继续阅读

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

留言
观点

最近接连几个同学问我申请港校的事,咨询的同时也不忘问问我在港学习生活的体验,前者容易解决,规则流程都写在官网,发个链接过去,打几个字就能了事;而后者却不易应付,因为这体验完全关乎个人经验,你说的时候是随口说,可人那边却觉得你每一句话都在陈述事实,而你的陈述也许就成为他人决策的重要依据,等人来了,感觉好还好,感觉不好你便背上了虚假陈述的黑锅“哎,想当初我还不是听了XXX说的,我才申请XXX学校,真是肠子都悔青了”“当时都是听了XXX说的,才在美国和香港之间选择了香港,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你看我在那些美国的同学……”。作为一个有过申请经验的人,我完全理解申请者的心情,大家都觉得从在读学生这里套出来的经验最可靠,等同于事实。但事实和经验真的是两回事,事实只有一个,经验却有万千无数。

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刚被法律学院录取,和一个法律学院的师兄聊天,他和我说这里的法律学院可好了,师资硬件,各方面都是全港一流,告诉我读这个法硕绝对值得。当心听了,别提多高兴,信心满满,野心蓬勃,顿感未来充满光明。可如今读了半年多,和他的感觉却大相径庭,整个人也基本是个混学位的心态,所以你问我感觉怎样,我多是批判抱怨。可若你把我这话奉为事实真理,甚至成为你决策的唯一依据,我觉得倒有失理性。今天在刘黑手那本《末日幸存者独白》中看到的一句话,甚是喜欢:纯粹的客观只存在于形而上学的假设。在我看来,偏见是常态,真正的客观如同刘黑手所说,只存在于形而上学的假设。无论对于港校,还是你我所处的社会,你我都只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观,而所形成的经验便不免充满了主观色彩,即便在挑选批判的事实和闲聊的段子的时候,也是根据自己的口味来选,自己的朋友圈子也多是臭味相投之辈。

继续阅读

留言
随感

“The light shines in the darkness and the darkness has not overcome it.(光照在黑暗里, 黑暗不能胜光.)”

John. Chapter 1, Verse5.(约翰福音一章五节)

很难找到词语去形容自己信仰之路上那几个极为重要的瞬间,如果非要去形容,便如同在暗夜中迷失的路人突然看到一道光,那般耀眼又那么让你满怀盼望。无论是高三灰暗日子中偶然遇见的Eric Liddell,还是前几个月在病榻上读到你的信,都让我觉得有光照进了我的世界。我始终相信这光便是上帝在向我说话,无论是借由Eric Liddell,还是借由最亲爱的你。

回望过去的日子,感觉在上大学之前好像自己的脑子都在一个蒙昧混沌的状态之中,对自己的人生或者选择毫无认识,人云亦云,随波逐流。虽然也有些人所共有的最起码良知,但若你问我对某某事情的看法,也许我也会给你扯起《读者》《格言》上的那一套,自以为成熟,却幼稚的要命。每一天的时间排的满满,根本没有也不需要有思考的时间,想想看最能让自己思想稍微放松舒展一下的瞬间,便是在语文课的周记或者课堂的作文课上,好在高中的语文老师人挺开明,换做初中的那个,我也只能每天都在周记中将扶盲人过马路和多么有意义的一天之类的谎言重复千遍万遍。但高中的那个周记本,我保留到了大三,直到搬新家的时候,不知被父母放到哪里去,里面写满了那个青涩岁月的种种,或含蓄或愤怒或绝望或呐喊,出乎意料的是那本上几乎全得了甲等的成绩,故而那段时光,每周周记的下发也成为我新一周最期盼的事之一。

高三的那段时间,对我来说虽算不上辛苦,但也却迷惘和无力,想想看一个乳臭未干的刚满十八岁的小孩,却要在一场考试中决定了自己一生的命运,就这一点,也足够惊心动魄。可当时却总也感受不到这高考的严酷,成绩就摆在那摆着,上升升不到哪去,下降也降不到哪去,而自己也是疲沓,不思进取不求上进,反正能考上的大学,考哪我都走,心中只怀揣一个理想,那就是死也要离开安徽。那个时候,每次考试前,我都不爱复习,因为我觉得这个时候复习不顶用,考好考坏早已经被决定了,还不如在这个时候调整心态。考前看电影是我高三的时的传统,只要是大考,考前必看一部电影,这个传统一直被延续到了高考,高考前的日子,我干了两件事,一是给学校论坛做了宣传海报,策划暑期大力宣传;二是看了一部电影,《金刚》。偶然遇见Eric Liddell便也在这高三看电影的日子中,初中的时候很喜欢的一首曲子是电影《火战车》的主题曲,那次偶然在长城宽带的FTP上看到了这部,便下载下来看,可没想到这一看,便彻头彻尾的改变了我之后的人生。

继续阅读

傲慢与偏见

留言
观点

在豆瓣的基督徒小组闲逛,里面你一言我一语甚是欢乐,有人为祭祖去寺庙的问题争执不休,有人大喊感受不到上帝的爱,可把这些回帖看来看去,就觉得可笑,若我是个不信者,看了众位基督徒的回帖,便一定想远离这个群体。以那个感受不到上帝的爱的帖为例,里面的回帖大多给我感觉都是在教训人,有人说不是神不给你爱,是你自己的问题,叫你自己感受不到神的爱;有人说楼主你对爱的定义是什么,给你钱就是爱了?还有人说楼主该先求神国与义,剩下的自然会加给你;更有人觉得楼主该去信机器猫。面对一个不信者,不是站在一个长者的位置告诫训导,就是操持着一套信仰群体内才懂得的”属灵黑话“,而在这一切的背后,莫不是一种基督徒的傲慢。

以前参加过一个团契,负责带领的人给我们罗列了一连串关于受洗经文,不断和我们强调”信而受洗必然得救“,而若没接受洗礼,就无法得救,并和在座的教友说,没受洗的人根本称不上我们的弟兄姊妹,当时在座的还未接受洗礼的只有我一人,但却已认信许久,而听了这位大哥的分享,让我觉得火冒三丈,不禁想问我得不得救是你说的算的?这样傲慢的人也配称自己是基督徒?庆幸的是当时对基督教也有所了解,不然听了这番言论,我不但不会信,更会觉得这真是魔教。自此之后,便特别反感那些自命不凡的基督徒,总是以上帝的选民自诩,爱教训人,爱Judge,爱标榜自己得救,也爱告诉你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爱祭祖,不爱寺庙,动辄搬出圣经来压人。在传福音的时候,也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感觉信徒和非信徒完全是在两套话语里面,找不到任何交叉点,一边是说这宗教如何如何好,信仰了必能得救,必得永生,而一边则甚至从未考虑过得救和永生这个问题,结果自然是你说你的,我听我的,收效甚微。基督徒充满了傲慢,而不信者则对基督教充满了偏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