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谱

留言
随感

什么样的状态才是好的写作状态?春天午后,阳光明媚,不用工作,最好是个周六,哪怕再过一天也不用上班。昨天晚上睡了个特别香的觉,今天早晨游了一个小时泳,脖子完全没有不舒服,晚上还要和女友一起去看戏,心中充满期待……

每次我想写点东西的时候,总拿”状态不好”作为推辞。可如果上述状态才称得上”好状态”的话,那么我的状态从来没有”好”过,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一篇文章也没有写出。

今天看到阿彬大学时在一个叫”迪派克”的网站写的日志,虽然网站山寨,但实实在在记录下了大学几年的生活。反观自己,从 06 年摆弄 WordPress 独立博客到现在,站点毁了建,建了毁,折腾了好几回,结果几乎一篇东西都没有留下。

继续阅读

装逼

1 条留言
随感

很少更新博客,除了忙和懒之外,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自己总是抱着一种领导要来这里视察的态度写博客,所以自己给自己定下了许多规矩:要算得上一篇「文章」才发、要言之有物才发、要不遭别人耻笑才发……

这些「规矩」让我变得非常累,久而久之,让我失去了更新博客的欲望。现在每月更新的「文章」平均连一篇都不到,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从 2008 年开始,我就把博客命名为「避难所」。叫这个名字,无非是希望在网上有一块自己的自留地,到这里写作时,可以卸下重担忧虑,坦然面对自己的局限、不安或是喜乐。此外,也多少记下些什么,不然日子晃晃悠悠的过去,回头一看,都不知道自己经历过啥。

我希望自己的博客可以写的更随性一些、更坦荡一些,哪怕它矬过某个小学生的作文、恶俗过小沈阳和《两只蝴蝶》。只要它是真实的,那就没有问题。

装逼是我极其厌恶的品质之一,我却发现自己无往不在装逼的枷锁之中。为别人的评价而活的人生,实在太他妈的累了。

甘小二:拍非常寂寞的中国电影

留言
习作

按:这是我第一次外出采访,也是第一篇人物稿。2012 年 12 月,两次前往广州,和甘导聊了将近二十个小时。做新媒体编辑的同时,也体验了下记者的工作。感觉颇不错,能专注做一件事的人是有福的,尤其是去写自己喜欢的人或事。大学做团契的时候,就知道甘导的《山清水秀》和《举自尘土》,但一直找不到片。到了香港之后,才有机会观赏。去年 3 月,甘导带着他的影片来崇基放映,有幸在神学院的周会上看了《在期待之中》的片段,这种对教会建制的反思和对宗教宽容的探索,是我在以前的中国基督教题材电影中未见的。前些日子和同事吃饭,恰聊起薇依《在期待之中》一书,我也提及这部电影,同事都颇有兴趣,于是就有了这次访问。删改版刊于《阳光时务周刊》第40期,此为原稿。

导演甘小二 / 钟卓明摄

导演甘小二 / 钟卓明摄

甘小二戏称自己是个「地下惯了的导演」。

生于河南新乡的甘小二,1998 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之后赴广州华南师范大学任教。2000 年他和几个朋友成立了「第七封印」电影作业坊,立志拍摄七部记录中国当下的宗教状况和中国人精神生活的电影 —— 这个名字源于《圣经·启示录》,第七封印的揭开,意味着末日审判的开始。「电影创作不仅是我个人的事工,更是我个人生命接受审判的过程」甘小二说:「我认为审判不是在某个特定的『末日』才到来,而是一种充满生命过程的时时刻刻的期待与经验。」

甘小二常被称作「国内著名基督徒导演」、「国内第一个以基督教为题材的电影导演」。用宪政学者、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牧师王怡的话来说,直到甘小二的作品出现,汉语电影才有了自己的救赎主题。

「中国有八千万基督徒。中国电影中,他们在哪里?」这是甘小二在他第二部叙事长片《举自尘土》导演阐述中的第一句话,也是他拍摄电影的主要使命。

2002年,在没有任何投资的情况下,他和两个朋友凑了八万块钱,用一台 mini DV 完成了首部基督教题材的剧情长片《山清水秀》。剧组的二十多人中,除了执行导演和录音师外,都是他选修课上的学生。并且,只有甘小二一个人是基督徒。

与许多中国基督徒不同,甘小二并不认为只有信徒才有资格拍关于基督教的电影。「任何人都有资格为拍摄基督教题材的电影出钱、出力,我坚信神都会纪念他们的付出与劳苦。」

继续阅读

青春禁忌游戏——兼忆陈旭老师

2 条留言
光影

港版《青春禁忌游戏》海报

难得周末不用工作,一早就订了《青春禁忌游戏》的票,和阿彬远赴牛池湾看戏。

因为大学时看过艺传同学的排演,所以对这部戏还是寄予了不小期望。但总得来说,这部港版的《青春禁忌游戏》还是挺令我失望,语言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我感觉无论导演和演员其实都没有表现好这部戏的「精神气质」。或许和《窃听风暴》一样,这样的作品只能产生于共产国家,也只有在共产国家长大的演员才能表演的淋漓尽致吧。

第一次看这部戏的时候是大四,一个在祁老师课上认识的艺传同学推荐我去看的,她说我准会喜欢。当年演出地点是在图书馆地下的小剧场,而参演的同学都是师弟师妹,虽然略显稚嫩,但也都表演的真诚、卖力,以致把我这个大四的老油条都感动地稀里哗啦。那时阿彬在香港上学,电话里我就和她说,这部戏太棒了!以后一定要一起看。

这部戏创作于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意识形态信念全面崩溃,政治保守、特权遍地、贪腐横行,其实挺像这十年的中国。四个性格迥异的学生,抱着不同目的而齐聚老师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家中,为了取得保管试卷的保险柜钥匙,而无所不用其极。虽然只是一部室内的单场景剧,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部戏完整呈现了一一幅后极权时代的时代速写:它并不像极权时代那样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但它向人们散播「毒素」的情况丝毫不比极权时代好到哪去,权力(特权)、财富、性、暴力不仅成为社会的偶像,更成为青年一代的偶像,在疯狂的偶像崇拜背后,是道德信念的彻底崩塌,真诚、善良、理想主义和虔诚信仰只能被嘲笑和唾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