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的心

留言
随感

小学的时候,开学之前,总是会发下大批新书,拿到新书的时间我总是很兴奋,从头到尾翻个遍,最喜欢翻的三本书便是《语文》、《社会》和《美术》。喜欢翻《语文》,是因为喜欢里面的故事和插图,从小就喜欢听故事,直到现在也还死性不改,对于叙事的着迷总强过对理论的喜爱,虽然理论的思辨充满魅力,但叙事的诱惑却总让我心里觉得明朗和温暖。喜欢翻《社会》,是因为觉得里面像个大杂烩,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涵盖,而喜欢翻《美术》则是因为我爱画画的天性,看到那么美的画,我便在其中流连忘返。这三门课便也是我最期待的时光,语文是主课,对它的兴趣自然“爱有所值”,无论考试的成绩还是课堂的作文,都大大的满足了我小小的虚荣;社会不用考试,便让课堂的时间轻松非常;而美术,则是我心里的最爱。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六年,小学便也这样过去。

到了初中,社会被砍掉,美术则变成了补习课,而唯一剩下的那门语文,对我来说却是噩梦般的时间,不是因为我不喜欢语文,而是那个恶魔般的老师,她的课便成了发泄她满心愤怒和施展她整人天赋的舞台,对于初中的语文课或是这三年的时光,每每讲起总是不堪回首,我也都尽量让自己遗忘那灰暗压抑的时光。但却也不知为何,自己所学的那么多课文里面,最让自己印象深刻的竟也是初中出现的课文,或许因为它们不是考试重点,没有劳烦那位老师花过多的时间来糟蹋,因此便也给我留下了一些空间,来安心的阅读它们。一篇叫《麦琪的礼物》,还有一篇叫《泪珠与珍珠》。

说来也巧,今天回过头来看,这两篇和基督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麦琪的礼物》从头到尾都是个感人至深的福音故事,而那礼物“爱”便也是整个基督信仰的核心,初中的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基督信仰,而读完这个故事之后我却被深深感动,心里觉得舒服、美好和平安。让我记得《泪珠与珍珠》这文章的,是其中的一句话,“眼因流多泪水而愈益清明,心因饱经忧患而愈益温厚。”,第一次读到这句话,便也再无法忘记,每每想起自己的不顺,甚至怀疑自己所坚持的是否值得的时候,想起这句话就觉得满有力量。直到前两天,当我再在网上搜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才发现这篇文章的结尾是这么写的:“基督徒在虔诚祈祷时,想到耶稣为背负人间罪恶,钉在十字架上滴血而死的情景,信徒们常常感激得涕泪交流。那时,他们满怀感恩的心,是最纯洁真挚的。这也就是奥尔珂德说的因流多泪水而愈益清明的境界吧!”彼时读到此文时完全不知道基督教为何物,而此时自己却也早已皈依基督,想来真也觉得奇妙。

有时候想想,也许这苦难真是这人生的背景色,生命中不免充满劳苦愁烦,谁也都逃不避。前两天看到一则新闻,说是福建一位高一的学生因玩手机被老师叫去班主任辱骂,而后其家长被叫到学校,班主任不接受其道歉而继续辱骂他,最后他不堪忍受,选择跳楼自杀。校长和老师对此不闻不问,只有他的母亲陪他走过了人生最后的时光。看到这则新闻,我心痛无比,因为自己曾经的境遇竟和他如此相像,只是我没有选择跳楼自杀。可这新闻的回复却更令人心寒:不是说这学生心理素质也太差了,就是讲至少也该把老师仍下楼再自杀……何等的冷血又何等的嗜血,哪有那么一点点的爱和一丝丝的同情?面对种种权势的伤害,大至政府,小到老师,作为一个无力无助的个体,你既无法反抗,而自己的人性和尊严却也被践踏到了极点,忍无可忍,唯一的出路似乎只有自我了断。这是无数既已发生悲剧中的一幕,更是无数正在进行中悲剧的上演。可对于神州大地来说,这又算得上什么?

成熟点吧!或许你早已不该把那点委屈还当回事,或许你所谓的伤害根本是庸人自扰,谁没经过那些坎坷,谁又没受过那些伤害?我们可以说你心理承认能力不强,对世界缺乏正确的认识,要站在另一个立场看问题等等话语来掩盖一个个事情的真相,来停止指责,来消解愤怒,来自我麻醉,来变得成熟而冷血、自私而自信。可怪就怪这上帝赐予了你一颗敏感的心,你无法容忍这虚假造作的官话,更对这背后的邪恶恨之入骨。但你却也无力,却也只能默默哀哭。

我喜欢保罗在信里写的:和喜乐的人同喜乐,与哀哭的人同哀哭。可一想想,这得是一颗多么敏感而炽热的心,这颗心在这不完满的世界一定饱经风霜、饱受忧患,可谁又能担保在经历过这些风霜忧患之后,这颗心不会变得势利与冷漠,甚至自私与邪恶?泪水不一定总把眼睛冲洗的清明,却也可能在其中种下仇恨;忧患也不一定总让心灵变得温厚,却也可能让心灵变得势利与冷漠。暑假的时候,和阿彬一起去江西永修做了立人乡村图书馆暑期义工,那个晚上,风雨交加,阿彬带着我们一群人在顶楼的图书馆一起做她精心设计的“心灵体操”,那有点类似瑜伽,却又像是催眠,那次她带我们回到了童年,又经过了少年,黑暗之中,彷佛看到自己不断的长大,无忧无虑的快乐过,却也恐惧无力的哀伤过,从天真烂漫的孩子,到饱经忧伤的青年,对于很多的遭遇,真的找不到答案,为什么自己再没有那样开怀的笑过?为什么自己再没有那么单纯的信过?为什么自己再没那么踏实的温暖过?……但脑子里却总记得阿彬当时不断重复的话:“祂爱着你,祂接纳你”不知怎的,便忍不住哭泣,那个被人骂的一文不值的孩子又重新被一双温暖的大手紧紧拥抱,无论你是怎样,祂都视你为至宝,无论你是如何,祂都爱你,接纳你,你喜乐的时候,祂同你一起喜乐;你哀哭的时候,祂与你一同哀哭。你虽饱经忧伤,却也生不出半点仇恨,你虽泪流满面,却也感不到一丝惧怕。我想,这也便是“眼因流多泪水而愈益清明,心因饱经忧患而愈益温厚。”的原因吧!

大三的那个晚上,和祁老师在校园里边走边聊,“那些敏感的心最后总会皈依宗教”他说,到现在,我都一直记得他这句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